清屿island

死亡不是最好的结局

亦不是最坏的。

一个段子

做作业走神的产物qwq

看完513真的好伤心qwq



彻骨的孤独击中了Finch.

或者说,那颗名为孤独的子弹始终嵌在他体内,他有时不禁怀疑,在2009年的港口,是不是有个狙击手在发生爆炸的同时对他开了枪……子弹没有取出来,就那么融入了Finch的血液。年复一年,它在血管中缓慢地运动,偶尔会引发疼痛但大多数时候安静低调得让人忘记它的存在。

直到现在。

Reese离去之后,Finch忽然意识到,那颗子弹几乎已经来到了心脏的入口。冰冷的金属染上体温,它安静而貌似无害,它低调却尖锐致命。

Finch在死寂的黑暗中睁大了眼,仰起头。他摘下眼镜,恍惚地想,自己死期将至了。

静诺(神音吧第二期吧刊征文)

静诺

【西之亚斯蓝帝国·格兰尔特·心脏】

——一个美妙的意外。

——两个女体里面,只有一个可以存活。

——她们共享同一根脊髓,也共享同一个魂印。

她在混沌中听到了说话声;她感到深入骨髓的寒意,牙齿在打颤,冻成青白色的唇瓣不住地哆嗦。她的脑海中空无一物,只有一片白茫茫的雪原,白得刺眼,白得斑驳。耳边,一男一女的说话声是那么的令人不安……声音时远时近,她分明听不清那两个人的谈话内容,却意识到,此时此刻自己的命运就掌握在他们手里。

——决定好了,就开始吧。

……不……不要!

坚冰消融。利刃切入皮肤。

撕裂般的疼痛仿佛暴雨狂澜,瞬间席卷了她的意识。

“啊——!!!!!”

她失声尖叫起来。

两个女孩的尖叫声叠合在一起……两个如出一辙的声音,冲击着她的耳膜。另一个人……另一个人在哪里?对方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她强忍着脊背处发出的剧痛,用力朝背后伸出手去。她疯狂地挥动着手臂像是想要抓住什么……就仿佛她想抓住的是另一半生命。

她抓不住。

她们被分开了。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的时间……终于,她感到疼痛减缓,但余韵仍在一下下地撞击她的神经。她被拖拽入强烈的睡意中,眼皮像灌了铅一般沉重,就要粘合在一起……不,不能睡!

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

——不能睡,露西塔……不能……睡……

——活下去。

是谁?谁在说话?……

有什么东西不见了?

——我们一生只会有一次拥抱彼此的机会。我们两人中间只会有一个人有生的机会。

——我希望把生的机会留给你,我的妹妹……

脊髓和生命属于她,而绝望的死亡属于……她。

——到那时候,我可能会倒在地上奄奄一息,不能动弹了……

——而你,要记得在我生命的尽头拥抱我啊。

意识消散前的最后一刻,她用尽全力张开双臂,好像是想要抱住什么……一行清泪从眼角滑落,没有人看见,抑或没有人在意。

【两年前】
【西之亚斯蓝帝国·凝腥洞穴】

“露西塔!快醒醒,不能睡!”

她骤然睁开眼。背后的女孩用力掐着她的手腕,焦急地呼唤着。她们的心跳如擂鼓,脊骨相连的位置,血液以相同的快速流动着。

“我的魂力不够对付这么多人……”她的姐姐颤抖着轻声说道,“他们决定联手把我们除掉!……我们被包围了……”

“怎么……办……”露西塔的声音充斥着无助与绝望。她在之前的逃亡中已经负伤了,因为没有魂力,她的恢复速度极慢,几天来一直在昏迷与清醒的边缘徘徊,“我们会死吗?露雅达……我们是不是要死了?……会很疼吧……”

“不会的!我们不会死……”眼见妹妹的声音又微弱下去,露雅达连忙抬高声音,再次扣紧她的手腕,“别睡,露西塔!我们不会死的……一定能一起活下去……一会儿,我会朝西面发动天赋,你抓住机会,趁乱冲出去!”

“……你又会昏迷过去了吧。”半晌,露西塔耳语道。

“总比死了好吧!别怕,我们会挺过去的,活下来……活到最后。”露雅达重复着那句话,安慰妹妹的同时其实也在安慰自己,“……别怕。”

“嗯……不怕。”

女孩们的声音中,带着令人心碎的颤抖。

上区的连体女孩——拥有【精神浸染】天赋的露雅达,和天生没有魂力的露西塔。她们早在“断食”之前就经常遭受欺凌,因为怪异的外表,或者因为露雅达扭曲心智的天赋。在那个环境下成长的孩子们有着寻常孩子不会拥有的残忍天性,而断食……会把这一天性数倍地放大。

到最后,一切道德伦理善良礼仪,都将被磨灭,只剩下“活下去”这一信念,以及……对相同血脉之人深入肌骨的爱。

“露西塔……就是现在!”

露雅达的瞳孔紧锁,金色的魂路瞬间爬遍全身。控制住!她在脑海中对自己呐喊,控制住天赋的指向性,确保自己为数不多的魂力都尽量用在西面那群人身上……短时间内大量的魂力流失让她耳边嗡嗡作响,她用力睁着眼,直到眼眶发疼,但视线已然模糊不清……全部的注意力都被集中到了魂印上。用魂力冲击它,然后……指向西面!

与此同时,露西塔在狂奔。跌跌撞撞,几次都欲摔倒……但她奇迹般地没有倒下。阻挡她去路的人纷纷呻吟着跪倒,干呕……后面还有人在追……露西塔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腿,但她确实还在奔跑。快一点……露雅达就快撑不住了……

快……一……点……

然后她绊到了什么,双腿一软,终于无法挽救地栽倒在了地上……她强撑着睁开眼的刹那,看见一个红色的影子从面前闪过,冲向了自己身后。

女孩如同蝶翼的睫毛轻轻颤了颤,缓缓睁开眼睛。视线聚焦后,露西塔看清了面前的男孩——肩膀上站着一只松鼠,一人一鼠带着相似的担忧表情,看着她。

“你好呀,小黑……达尔文,那些人走了吗?”她虚弱地扯出一个微笑,低声问道,“是你救了我们?”

“怎么可能啊,我要是有这种本事你们早就不用受欺负了。”达尔文苦着一张脸,“是塞弗·海彻,底区的那个红头发。”

“他?……”

“他已经走了。唉……露雅达还没醒,不会出什么事吧……”

四周陷入了片刻的沉寂。露西塔无言地向后伸出手,握住了露雅达纤细的手腕。皮肤下,脉搏在不急不缓地跳动着,露西塔能够感觉到对方已经基本恢复了……只是,还昏迷着而已。

“她会好的。”良久以后,露西塔说道。她的手收紧了,她真想张开双臂拥住露雅达啊……但她做不到。两个女孩生来脊骨相连,有着最紧密的联系,却无法作出一个简单的拥抱动作……

达尔文皱着眉头,犹豫着又开口了:“海彻留了一句话。他说,我们要想活下来,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加入他的‘九人’?”

说话的人不是露西塔,而是……

“露雅达,你醒了啊!”

“你什么时候醒的呀?可担心死我们了!”

女孩从露西塔背后转过脸来,脸颊仍然苍白着,但眸子已经恢复神采。她微微笑了笑:“真抱歉又让你们担心了……我也不过听到达尔文刚才那句话而已。”

达尔文逗弄着肩上的小松鼠,嘀咕着“如果露西塔也有魂力就好了”、“没有魂力怎么生存得下去呢”之类的话,露西塔也附和了几句,却见露雅达的神色一点点地沉了下去。

他们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露雅达一贯是三人中间最成熟、也最有主意的人,这时候,他们知道露雅达有话要说。

“我刚才可能想错了……我本来以为海彻只是想利用我的天赋,但这没道理,凯伊丝拥有的也是精神类天赋……我想错了,他要的不是我,而是露西塔!”露雅达猛然抬头,眼中流露出巨大的恐惧,“达尔文,海彻的原话是什么?”

男孩紧张地抿了抿嘴:“他说,‘你们要想活下来,只有一条路,就是你们三个人,一起加入我们’。”

“他强调了是‘我们三个人’。”露雅达喃喃道,“达尔文,你刚才说的没错,要想活命,只有让露西塔拥有魂力……如果,他正是想借你的天赋,赐予露西塔一套魂路呢?”

……

“可是,姐姐……”露西塔小声问道,“这不是,很好吗……我是说,无论海彻的出发点是什么,我拥有了魂力,不是相当于我们多了一点生存的机会么?”

露雅达沉默片刻后,深深地叹了口气。

“可是,一旦拥有魂力,你就永远无法自由了啊。”

她的话音落后,很久都没有人再开口。露西塔和达尔文不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甚至露雅达自己可能也无法确认自己的猜测正确,但她就是有那么一种感觉……魂力即是枷锁,一旦露西塔拥有了这种力量,她就也被锁住了。

“可是,你不是说要一起活下去么,姐姐?自由和生命,总要选择一个的。”

露雅达咬住了下唇。

“对啊……我们还要一起活下去呢。”她扭过头,用力地揉了揉眼睛,揉去眼眶中的泪珠,“怎么甘心成为别人走出洞穴的垫脚石呢?怎么甘心,用我们的骨骸,铺他们的路呢?露西塔,活下去,这是我们的诺言。”

达尔文握住拳头,深深地望着她们:“你们是我仅有的朋友。无论你们作出什么决定,我都会支持你们。”

那是他们的命运走上岔路的一天……洞穴安静如常,安静下藏匿着蠢蠢欲动的杀戮气息。他们眼中含泪,许下的是血腥中最纯洁最真挚的诺言。

后来……那是很久以后,露西塔拥有了魂力以后了。达尔文是第一个死去的……他死于同队的海彻之手。海彻不知对他做了什么,男孩在魂力大量流失的情况下强行运行天赋,耗尽自己的全部生命,最终换来了露西塔的【被动进化】天赋。

接着是洛岚……在她不再有利用价值的时候,凯伊丝杀了她。
……

后来海彻也死了,那时候露西塔才知道他不是海彻,他是修诺……原来他也有一个双生兄弟。真正的海彻有一双像鹿一样温润的眼睛,他不会说话,但他看着露西塔的时候,让她觉得那双眼睛比任何一句话都更加安抚人心。

凯伊丝杀死修诺后,海彻却突然发了狂……【无感】的天赋使他无法被凯伊丝控制,任何精神类的天赋都对他无效……于是,凯伊丝就是那样死去的。

最后,只剩下他们三个了。

他们望见洞外隐约的亮光时,露西塔突然停住了脚步。露雅达握住她的手……她知道妹妹在想什么。

她一直都知道。

“姐姐——”

“露西塔……”

她们异口同声。露西塔不好意思地低了低头:“姐姐,我在想,我们做到了……可我却不能抱抱你。”

露雅达轻轻叹口气,接住了话头。

“我们一生只会有一次拥抱彼此的机会,正如我们两人中间只会有一个人有生的机会。”

露西塔的呼吸窒住了,露雅达却在继续。

“我希望把生的机会留给你,我的妹妹……”

“为什么突然这么说?如果我们有机会——”

“到那时候,我可能会倒在地上奄奄一息,不能动弹了……”

“姐姐——”

“……而你,要记得在我生命的尽头拥抱我啊。”

露雅达的视线一片模糊,她仰起头不让眼泪落下,嘴角却忍不住翘了起来……而露西塔双手捂着脸,肩膀颤抖,泣不成声。

海彻有些无措地看着两个女孩,又不敢上前。他张了张嘴,发出几个模糊的字句……像是在说:“别哭。”

“对……别哭。”露雅达强忍着哽咽,“走吧,露西塔,我们该出去了。”

茫茫雪原。

脑海中空无一物。

End.

花开在初冬的雷恩(神音生贺/微姐妹cp)

祝神音女神生日快乐!

这是一个爵迹背景的小故事,取了魂术的设定,但没有凝腥洞穴,没有那些血腥残忍和阴谋算计。这里,我们的神音,只是一个平常的少女。她有使用魂术的能力,但没有那么强大足以让她成为使徒。她不需要背负太多,也不需要成为自己不愿意成为的人。我想,如果神音有选择,她会很高兴有这样的人生吧 ^_^

《花开在初冬的雷恩》
By清屿

初次踏入这座港口城市时,15岁的神音肩膀上背着沉重的旅行包,一手抱着画板,另一只手上则拎着一些零零碎碎放不进包里的杂物。她腾不出手来撩开被风吹乱、挡在她眼睛前的碎发,便用力甩了甩头,想把它们甩到两边去,却没有成功。她也不恼,把右手上装杂物的帆布袋轻轻放在脚边,抬起手拨开了那缕不听话的头发。

又有风吹来了……好讨厌啊。少女转身迎风而立做了个深呼吸,湿润而略带咸涩的海洋气息顿时侵入她的鼻腔。那气息似乎不像帝都格兰尔特那样矜持雅致,而是海港特有的干净大方……以及自由。

是的,神音从雷恩的空气中闻到了自由的气息。

她展开眉眼,不由自主地笑了。一身白色长裙在微风中飘着,堪堪将落的夕阳在海平面那边呈现出橘红而温暖的色泽,少女白皙的面容在这样的光芒下也显得柔软起来。逆着光,可以看见她脸颊上金色的细小茸毛……她没有立刻重新拎起帆布袋,却把尚还空闲的手遮挡在额前,眯起了双眼。此刻的她,看起来像是一个年轻的女神。

有几个路人忍不住侧目多看了她一眼。

神音拎起了脚边的袋子,凭着记忆中的地址开始寻找神氏家族在雷恩的那处房产。她不急不躁,脸上的微笑也没有褪去,在喧闹的街道上,她走到哪里,哪里就成为了风景;她所经之处,会留下若有若无的玉兰花的馥郁清香……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消失前,她站在了一处小别墅门口。

那扇门被漆染成深色,一眼看上去,银制的门把手似乎有些发黑,黯淡无光,然而近看就能看出,那上面的暗色调并不是多年未加保养所致,而正是刻意为之。整座别墅的风格,都像这扇门一样,低调奢华。

神音从杂物袋的夹层里拿出钥匙,打开了门。这时,房间里空无一人,平时来这里做定期清扫整理的管家已经在她来之前离开了,偌大的房子里,只有神音一个人。

她非常享受这种独处的感觉。

她上了楼,一间朝南的卧室已经为她收拾干净。放下手中的东西,站在窗前向外望去,她看见街对面一片风格相似的建筑。街道上有人提着油灯行走,那片建筑中也依稀可以见到昏暗的灯光,与夜空中的点点繁星相互映衬,恍惚间还以为自己面前摆了一整片星河。

那是神音即将要去的学校——雷恩魂术学院。

作为【帝都】格兰尔特一大魂术世家神氏家族的成员,神音本应该去的学校其实是格兰尔特魂术学院,就像她所有的哥哥姐姐一样。哪里极端的贵气的精致主义决定了它只对特定的人群敞开大门:皇族、贵族、神职人员……与之相比,位于亚斯蓝第二大港口城市的雷恩魂术学院,就更加平民化,只要报名并通过入学考试就能进入学院学习。

神氏家族当然以能进入格兰尔特魂术学院为荣了,然而神音在家族中存在感微弱,又一向不讨家族里的长辈喜欢,因此她提出要来雷恩时,有几位长辈颇有微词,却最终点了头。

那天晚上,她有点担心自己会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但她躺在床上,睡衣来袭得很快……那一觉,她睡得格外香甜,似乎是有什么力量在冥冥中庇佑着她。

一夜无梦,她只在凌晨半睡半醒的时候隐隐约约地好像闻到了花香……春天才有的玉兰,她最喜欢的花。不同于她的衣物上常带的气息,那花香更清幽,仿佛来自更远、更静谧的地方。

第二天,神音的生物钟在清晨时分把她唤醒。洗漱、早餐后,她背上斜挎包,推开门,迎着金色的朝阳微微笑了。

她怀着半分憧憬和半分雀跃,自信地扬起头,走向她未之却光明的三年魂术学院生活。


每周的最后一天照例是一整天的魂术应用课,同一年级的学生按照入学测试时的魂力评级分为三组学习不同难度的内容。神音自然是分在A组的,与生俱来的对魂力强大的控制和使用能力加之神氏家族从六岁起安排的课程,让她在同龄人中出类拔萃。自开学以来,她就收获了来自同学们或钦佩、或艳羡的目光……其中也不乏一些妒忌或仇视吧,但神音并不在乎。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学会了不把别人的评头论足放在心上。说是自我中心也罢,但她是有自知之明之人,一向知道什么样的评价应该听,什么样的只需一笑而过。

她甚至私自给自己改了名字——在同学面前,她的新名字叫做露西塔。就这样抛弃了那个象征着高贵荣耀的姓氏。其实这是她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情呢……只有一点让她自己都感到奇怪,露西塔这个名字,在某一刻忽然灵光乍现似的跳进她的脑海中,毫无征兆地,神音竟产生出一种“这才是我真正的名字”的感觉。

她感到疑惑,却没有深究,因为她一直相信,一切答案总会在它该来的时候呈现在自己眼前。

两个月过去,学生中没有人知道她的真实姓名和身份。

早在刚开学时,神音就听同学们兴奋地讨论,说她们这届是撞了天大的好运,魂术应用课的四门课中,竟然有一门是【王爵】担任导师!这是雷恩魂术学院建立百余年来绝无仅有的殊荣,就连位于帝都的格兰尔特魂术学院,最近一次也是在六十多年前了……那可是只活在传说中的人物啊!

王爵与普通魂术师,确实不是一个层次的。神音这样的家族,见过级别最高的王爵,也不过是五度王爵而已。

……哦,不,这个记录现在要被打破了。

那是九月的第一个周五,早上第一节课在九时开始。阳光褪去了夏天的毒辣,暖色笼罩着少年少女们的面颊,有些热,让他们不由自主地兴奋起来。

课前,他们就接到通知上课地点在校园南部的空地上,这时离上课时间还有三分钟,约定地点站好了二十多个学生,他们的导师却迟迟没到……就在学生们有些躁动的时候,他们前方的空气好像泛起一层涟漪,它迅速扩大,最后那里凭空开出了一扇光门。
一个高挑的黑色身影从光门里走出来,不疾不徐地说道:“抱歉,让你们久等了。我是三度王爵,漆拉,也是你们未来一年的速度课导师。”

那道声音低沉磁性,冷静从容却有几分毋庸置疑的口吻。加之那人的身材,没有人会怀疑“他”的性别……直到他掀开兜帽,那张阴柔美丽可以与女性媲美的脸暴露在外。

少年们上一秒还在震惊于对方竟是三度王爵——在七位王爵中居于第三高位的王爵!看到他的面容后已然说不出话来……第一节课过后,女生们就把大部分关注点放到了这位导师的容貌上。而且漆拉对待这群小菜鸟极有耐心,再幼稚的问题也会为他们解答。他一口低沉的嗓音,听着温柔极了。

有些女孩捧着脸,满怀憧憬地说:“以后要嫁给漆拉王爵这样的人就好了啊!”

神音的识人之术较同龄的女孩子还是略高一点的。她觉得漆拉的微笑和温柔都那么神秘莫测,或多或少有些让人捉摸不透的感觉。但那又不是敌意和阴谋,而是……一种阅历足够深以后留下的积淀。

第一节课后,漆拉记住了神音的名字。这位三度王爵好像对神音有些格外的欣赏,课上分散练习时会主动指出神音的一些问题,并提出针对性的意见。神音有一次忍不住问他,为什么如此关照自己?她得到了漆拉平静而理所当然的回答:“因为,我喜欢有天赋的学生。”

当时,神音抬起头,与漆拉交换了一个微笑。

现在已是秋冬交际的时节。风飒飒地吹着,即使站在阳光下,风中的寒意也让少年少女们裹紧了外衣。

将近半期,几位魂术应用课的导师商量后,把三个等级的学生暂时安排到同一时间上课,因此那节课的人数增加到了近七十人。

神音感到有人窃窃私语着对自己指指点点,她的目光循着人声找过去,远远看到B组的队伍里,有一个极其眼熟的背影……眼熟到,让她不由萌生出一种怪异感,却又道不明。她便趁着漆拉点名的时候,继续看着那个背影。

那是个女生,如墨的发色与神音相似,但不同于神音及肩的长发,她留着齐耳短发,看上去清秀又温婉,无端让神音想起了不久前的梦中闻到的木兰花香。

点名很快结束了,神音没时间多想,就听见漆拉清了清嗓子,开始说话。

“两周后,四门魂术应用课将举行一场联合半期考。”他停顿了片刻,等待学生群中的细微骚动平息下来,才再次开口,“这场考试全程在室外进行,考察对魂力的综合使用能力——当然,也包括战斗能力。我们将根据考试排名重新为魂术应用课分组,因此希望各位多加重视。”

这一次的骚动持续的时间有点长,但漆拉似乎并不生气,只是耐心地等待他们自己安静下来。神音的视线仍然黏在那个女孩身上……甚至之后的集体授课,她也罕见地分神了。

后来神音回想起这一天,大概在第一眼见到时,自己就认定了这女孩会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吧……也有可能,这时候她在潜意识里就已经认出了对方。

讲课完毕后是分散练习。神音径直朝那女孩走了过去,她原本不喜也不善交际,这次却破天荒地……她走近后才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有些突兀地开口,道:“这位同学,你好……”

对方回头,两张相同精致美好的脸上出现了相同的惊愕。

——现在神音知道自己之前的怪异感从何而来了。

——因为面前这个人,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啊。

短暂的沉默后,神音当即伸出手去,浅浅微笑道:“你好,我叫露西塔。”

对方怔了怔,脸上缓缓露出困惑却干净的笑容来:“我们……很有缘分呢。我叫露雅达。”



那天以后,雷恩魂术学院的一年级生中,一个小道消息流传开了:学校里有一对失散多年的双生姐妹,靠着缘分在学校里相识、相认,如今她们形影相随,尽管一人在A级,一人在B级,但不上魂术应用课的时候一直同进同出。

“你觉得这个可能性大吗?”午餐时间,传闻里的两个女孩面对面坐在餐厅的一角,小声交谈着。她们很像,不仅有着如出一辙的外表,细微至一言一行,抿嘴微笑和轻轻挑眉的神情,都是那么的相似。

“你是指,双生姐妹的猜测吗?”神音掩着嘴,把脸凑过去,像是在说悄悄话似的。

“是不是又怎么样呢?即使不是,我觉得这样也很好啊……”露雅达托着腮,认真地看着神音。

“但——”

“我当然希望是真的了。”她没有理会神音的突然打断,悠然说完自己的话。

神音有些嗔怒地看了她一眼:“露雅达,你说话能不能不要大喘气啊!”

露雅达微微笑了起来:“好。我知道啦。”

相识不过四天,似乎在神音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时候,有什么东西变了。从来都是独来独往的她,什么时候有了一个朋友?她开始越来越频繁地露出笑容,她放学在校园里无所事事地散步时,身边有了另一个身影。

十一月下旬的雷恩魂术学院是金色的,落叶铺满小道,女孩子们走上去,发出细微的沙沙声响。校园很美,两个一起散步的少女,也很美。

神音告诉露雅达自己的真实姓名时,对方讶异了片刻,想了想后却露出恍然的表情来:“原来如此……难怪你的应用课成绩这么好呢!”

那之后,神音开始给露雅达补习魂术应用课。

露雅达的天赋其实很高,只是出身平民,没有接受过这方面系统的教育,当初被雷恩魂术学院录取,靠的是出色的文化课成绩。神音与她之间好像有一种特殊的默契,用来指导魂术应用课的魂术理论听起来一向很无味,然而从神音口中说出,露雅达却觉得那些晦涩的理论突然变得简明好懂起来。在神音的帮助下,露雅达进步飞快。

十一月末,临近半期考时,神音收到了来信——半个月前,她差人调查的事情,有结果了。

露雅达确实是被领养的。然而神音自己……在神氏家族的记录中,没有提到她的出生。她仿佛是凭空出现在那个家族里的。
所以有一种可能性……就是,神音和露雅达,来自同一个地方。


最终定下的考试形式,是以比赛的方式进行。先用两场团体赛淘汰一半人数,再由晋级的三十多人一对一战斗,逐层晋级,争取前十五个进入A级的名额。

两次晋级团体赛后,以抽签的方式决定自己在一对一战斗中的对手。

“鬼山莲泉啊……”神音见露雅达有些担忧的表情,从她手里拿过纸条后,却轻声笑了,“这个人的魂术使用方式可不足为惧哦。她太死板了,如果不是靠入学前就有过的魂术教习,恐怕也分不到A级的。相信自己一点,现在的你,可能比她还厉害哦!”

……不是“可能”,是一定哦。

神音在场下看着赛场上与自己相像的少女,在心中自言自语道。
灵活的近身战斗一直不是鬼山莲泉的强项,露雅达很好地利用了这一点……鬼山莲泉的战术正在露雅达的攻势下分崩离析。

神音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此时此刻的神情有多么专注。她的视线锁定在露雅达身上,热切与冷静同时存在于她的瞳孔中,她在为露雅达紧张、为露雅达骄傲……她像是在看着,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露雅达赢了。

她走下场,看见神音就站在最前面,开心地笑着向她比出大拇指。两个女孩在阳光下击掌欢呼,神音笑道:“我们现在,可以一起上魂术应用课了。高兴吗?”

露雅达揽住她的肩膀:“你可真自信啊!只想着关心我了,你自己的比赛准备好了吗?”

“我啊……”

神音听到有人远远地在叫“露西塔,下一场准备了!”于是她对露雅达眨了眨眼,又狡黠又张扬:“我当然,有自信的资本啦。”

刻玉玲珑,吹兰芬馥。初冬寒意乍现的时候,两个女孩双手相握,走遍了雷恩魂术学院的每一个角落。

玉兰悄无声息地开在了校园的每一个角落。

那么芬芳,那么美好。

真希望她们能一直这样走下去啊。

End.
2016/11/28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逆行》01.

吸血鬼paro

本人文渣,高二党。慢更。

这篇文会涉及到的cp有:吉漆,格银,神音姐妹,索零,幽特。tag只打本章涉及的cp


〖1〗

夜深了。

密林里幽静无声,微风在狭长的树叶间划过,窸窸窣窣地响了几声。上弦月藏在了厚厚的云层后面,唯一的光源也消失了。林中安静得有些渗人了……总让人觉得,有什么生物蛰伏在黑暗中,候着你。

直到两道交杂的脚步声从不远处传来,渐渐靠近。

“……小姐姐,你也在这里迷路了吗?”这是一个好听的少年音。快一些、有力一些的脚步,明显是他的。

而另一个人的步伐就轻了很多,优雅的、收敛的,如果不是踩在布满落叶和枯枝的草地上,发出轻微的声响,而是在平地上,这个人的步伐定时无声的。

“我吗?”另一个人开口了——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孩,“不,我是住在这里的居民。既然你迷路了,我就带你出去吧。”

“哇,这地方阴森森的……怎么还会住人啊!”少年大惊小怪地道,很快又想起什么似的补充了一句,“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家里会担心的吧?”

“不能住人,那我是什么?”调侃的语气,“我父母……不会担心的。”

“额,我不是这个意思啦……小姐姐,你真善良。我叫麒零,你叫什么呀?”

“我的名字啊……叫做神音。”

白衣少女无声地笑了。她的笑容隐没在黑暗中,身后那个名叫麒零的少年看不见——那全无温度,甚至透着冰冷的笑意。麒零只觉得,对方的声音像银铃一样清脆,好听极了。

“神音姐姐,我们还有多久到啊?”

“就快了。”神音轻声说。

麒零的声音清亮而朝气,听上去就让人觉得这是个单纯如白纸的少年,然而神音知道他不是——一切纯净而朝气蓬勃的表象,不过是装出来的,这下面掩藏的,是一个个罪恶的灵魂……一个因恨意而扭曲的、杀人无数浴满鲜血的,吸血鬼猎人的灵魂。

哦……神音突然发现自己说错了。吸血鬼猎人啥的从来都不是人——而是人类的仇敌、神音的同类,是那些皮肤苍白、魅惑而强大,以人血为食的暗夜生物。猎人们疯狂地追杀除了正常捕食几乎没有任何过错的吸血鬼一族,直至今日他们被逼到深山中,生存在夹缝里。神音想,那些自诩正义的猎人莫非是被某几个吸血鬼夺去了什么,却把仇记在了整个族群上?

猎人,全是疯子。

神音知道,但她家族里的其他人却不知道——他们只当麒零是个普通人,此时正潜伏在林子中,待神音引麒零走进吸血鬼家族的包围圈,便一拥而上,分而食之。进来,猎人大行其道,作为吸血鬼一族中最大的家族,神氏家族的新鲜人血供应已经断了快半年了。

麒零是鱼饵,而撒网人是山下福泽镇近来的两个A级猎人——再加上三十个身手稍逊的人,足够把神氏此次出动的族人团灭了。即使不能,也足以使神氏在吸血鬼中的地位颠覆。

说到底,神氏家族的存亡,神音并不关心。毕竟,她只是个混血,是族人眼中的耻辱罢了……

那些自她出生起就没有把她当做家人的家伙,即使死了,又与她何干呢?

啊……好戏,就要开场了呢。

 

吸血鬼率先动身。它们以夜色为袍,双瞳因饥渴而呈现出血红色泽,它们如十五根锋利的箭矢,挟着风掠向人类少年——他被冲在最前的神斯掐着喉咙扑倒在地,发出一声惊呼。

神音掩口轻轻笑了。她的一袭白衣在黑夜中像是迷人却致命的鬼魅,在一片混乱中,悄无声息地隐没在了深林中。她处在下风口,体内一半的吸血鬼血统给了她比常人灵敏的五感。麒零濒死的惨叫声未如期而至,却有另一个少年闷哼一声,下一刻,吸血鬼群大乱。

那个被银箭射中的少年名叫神煜,是神音这一代孩子中最受宠爱的一个,曾在神音的血袋中掺入死血,后来被神音揭穿,他却无辜地笑了:“我想,你这样的……喝一点死血也不会致死吧。”

他本来想说的那个词,是“杂种”吧。

神音无所谓地想,是又如何呢?现在,他死了。

下一个会是谁?或许是神璐,杀死她养的蜘蛛“织梦者”的表姐;或许是神洛,永远抢走她漂亮裙子的小丫头……抑或,是神斯?她的长兄、神氏家族如今的族长,会死在这群猎人手上吗?

如果条件允许,神音还是很愿意留在这儿,亲眼看着这个把她养大、将她置于极卑微之地的家族是如何在一夜之间倾覆的……但她必须走了。一来,免得自己也被那群猎人盯上。二来……她还需要赶去一个地方。

“你们,不是一直都告诉我应该对家族感恩戴德么?”她披上斗篷,自言自语着,声音甜美却危险,“今晚,我就把这么多年来你们给我的,一并奉还啦……怎么样,喜欢么?”

 

索迩有着媲美吸血鬼一族的速度,手中一把银制匕首随着他的身形掠动而翻飞,准确地避过攻击,划过对方喉管,血珠沿着尖端顺势扬起,甚至还未落地,刀尖又插入另一个吸血鬼的心脏。索迩的嘴角挂着一丝轻快的笑意,在对方看来,像是嘲讽。

与他相比,苍雪之牙的优势更多体现在力量上。一柄纯银制成的重剑被他单手挥舞得生风,重而不沉。他反手用护腕挡住吸血鬼的獠牙,挥剑一砍,对方人头落地。血液从脖颈处的断口喷涌而出。

其余被用作小卒的猎人就不及他们这么游刃有余了。几个人一组与一只吸血鬼战斗,逐个击破是他们的策略。他们早有准备,排布好的队形早在埋伏时就把吸血鬼群落分割成了几个部分。只要这些吸血鬼彼此不汇合……猎人的胜算可以说是百分百的。

然而麒零并不在战局中——神音算透一切,却没想到,麒零确实不是个猎人。

……

索迩翻转手腕把手中的匕首往身后一掷,与此同时,苍雪之牙双臂制住神斯,带着被他卡在怀里的神斯一同转身,匕首正中神斯的眉心。

“搞定啦!”索迩拍拍手,朗声道,“麒零你可以出来了!药箱带了吗?还有我让你帮我拿着的栖风石莲?”

少年小心翼翼地从某处探出头来。

索迩招招手示意他过来,把他当小厮使唤:“冰貉胳膊上伤着了,你给他包扎一下。栖风石莲给我一瓶,苍雪这里的伤口已经见骨了……那个谁——金斯,你断了根手指我可就没法治了。咦莉吉尔呢?脑袋掉了?……苍雪之牙,老实交代是不是你干的?误伤?”

苍雪之牙一肘子撞向索迩,被后者敏捷地躲开,还扮了个鬼脸。

麒零忙不迭地点头,给一群猎人老爷们上了药,包扎好,眼见索迩和苍雪之牙打闹完了准备走,医药箱都顾不上拿就屁颠颠地跟上去,笑得一脸讨好:“两位先生……我之前说的,你们考虑过了吗?”

“他之前说的什么?”索迩别过头问苍雪之牙,装傻。

苍雪之牙耿直地说:“他想要做见习猎人。”

索迩暗自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面上却和颜悦色的:“这个好办呀,你去你们镇子上找个师傅,带带你……”

苍雪之牙:“他的意思是他想要跟我们——”

麒零激动地打断了:“你们可以做我师傅吗?”

“我们……”索迩还勉强挂着笑,“我们每天出生入死的,万一你出了什么事……”

麒零听起胸脯保证道:“我不怕死!”

索迩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容有点挂不住了。他暗暗给苍雪之牙使眼色……于是那个傻大个继续耿直地说:“你是不怕死,但他怕。他怕你太弱,拖累了我们。”

麒零眼中星星一样的亮光一下子灭了。

苍雪之牙面不改色,接着说:“但我愿意带你。索迩,我们拆伙吧。”

*

晨光初晖之时,身着深色斗篷的少女走进一家简陋的驿站。店小二趴在柜台上沉沉睡着——少年俊郎的侧脸让她无端想起了夜里那个自称麒零的少年猎人……她没有理会自己的这一想法,蹑手蹑脚地上楼,站在左手边第二间房间门口,犹豫片刻,抬起手,叩了三下门。

那扇门很快打开了。

“那件事,我做到了。”神音面无表情地说。

门口的女人身上披着一件雪白的浴袍,笑得妩媚动人。她纤细的指间抚过少女光滑白皙的面颊。“真是……辛苦你了呢。”她柔声笑道,“欢迎加入【侵蚀者】,神音。”


脑洞手的存梗。

记梗 逆行

一个吸血鬼paro

cp见tag

历史废只能写架空背景。

背景是吸血鬼猎人盛行,吸血鬼在夹缝里生存的时候。
神氏家族是亚斯蓝西部的吸血鬼中影响力最大的一个家族,近年因此而转向衰落。神音是一个混血,因此在家族里从来不受关注。

侵蚀者是一个新生的吸血鬼家族……或者说组织,接纳任何强大或有潜力的吸血鬼,无论混血还是后天转化。主要人物是幽冥、特蕾娅,还有被他们转化的霓虹和鹿觉。

吉尔伽美什是吸血鬼一族里的传说,在许多年前吸血鬼曾经辉煌的时候,他被认为是“王者”。如今已经隐居多年,有人说他可能已经死了,也有人认为他是隐藏在人类中伺机报复。

猎人那边大多是两三人一行。

苍雪之牙和索迩:这里苍雪之牙的性格设定很呆萌并且耿直……嗯和F漫画里好像不大一样。这个组合还会加上麒零小天使,所以,可想而知的逗比。

漆拉和露雅达:漆拉是皇城格兰尔特人,基本能代表亚斯蓝猎人界的权威。曾经有一个学生叫鹿觉,鹿觉失踪后他遇见当时十来岁的露雅达。露雅达是神音的同胞姐姐,自然也是人类和吸血鬼是混血。

此外还有格兰仕和东赫,鬼山兄妹,铂艾组。

猎人大多数是心里对吸血鬼怀有恨意的人(比如说漆拉他们),当然也有专门杀人领赏的,以格兰仕东赫组为代表。

大概要从神音开始写起了。

神氏家族在一次狩猎中遭到吸血鬼猎人的伏击,几乎团灭。这却是神音刻意安排的……为了使神氏家族彻底衰亡,给侵蚀者送上一份见面礼。侵蚀者接纳了神音。伏击神氏家族的猎人是苍雪和索迩,麒零也在这一战后(死缠烂打地)加入了他们。

神氏家族早就是强弩之末,这次倒台后,经过几个月的内斗,神氏的幸存者或被杀死或被收入其他家族,侵蚀者也攀上吸血鬼一族的巅峰。

他们都是想复兴吸血鬼一族的。之前神氏家族其实毫无章法,只会时不时地嚷嚷几句“给人类点颜色看看”,突袭人类的村庄大多两败俱伤。而侵蚀者主张,在双方人数不对等的情况下,先保持低调,融入对方内部,日后才有机会内外夹击。

后来,曾经的“王者”吉尔伽美什高调复出,打乱了侵蚀者的计划。

吉尔伽美什其实知道,吸血鬼完全有能力与人类一战。他们人数不不占少数,却因为近年不断被打压而隐入黑暗,组织非常松散。这时候正需要一个人把他们联合起来。神氏家族和侵蚀者的作为,都让他有点失望。

格兰仕和东赫一路追踪吉尔伽美什到雷恩,遇到了漆拉和露雅达。漆拉在寻找鹿觉,而露雅达在寻找露西塔,也就是神音。
双方约定同行。

他们已经足够接近吉尔伽美什了,明明知道吉尔伽美什就在雾隐绿岛上,却没有能力再近一步。甚至,他们连吉尔伽美什的脸都没有见到,只见到一个金色的残影。

格兰仕试图登上雾隐绿岛,却被发现并囚禁。期间,他受到“血奴”银尘的照顾。(这里说说银尘,他长期被吉尔伽美什控制,作为新鲜血液的供给来源,没有怨言,一直希望得到被吉尔伽美什转化的机会),格兰仕对他产生了一些好感,劝他不要再追逐吉尔伽美什的背影了,过自己的生活。银尘不愿意,身为人类的他,竟然也把吉尔伽美什作为心中的神。

吉尔伽美什送信给漆拉,要求用格兰仕和银尘交换漆拉(到这时银尘还是不情愿的)。漆拉要求知道露西塔和鹿觉的下落,吉尔伽美什告诉他露西塔就是神音,却说鹿觉已经死了。漆拉让露雅达去找神音,自己答应了吉尔伽美什。

与此同时吉尔伽美什也在与侵蚀者联系。双方达成合作,决定让神音跟露雅达回到人类社会,作为他们的内应。吸血鬼内部传出消息,侵蚀者得到了吉尔伽美什的支持,于是影响力进一步扩大。

接下来可能会有一段看似平静的日常。

神音跟露雅达相处时,从一开始完全的戒备和虚伪,到后来逐渐对姐姐敞开心扉。这时候神音的立场已经动摇了。

格兰仕不管东赫的劝阻,执意要带银尘一起走。想尽办法地对银尘好。

索迩麒零苍雪那边,就是麒零每天缠着两个师傅要学习杀吸血鬼……麒零想做猎人,也是因为他还是婴儿时父母死于吸血鬼之手,但索迩并不希望他走上这条路……

雾隐绿岛的日常则是,吉尔伽美什把漆拉软禁在自己的房间里,每天喝酒聊天,吉尔伽美什单向撩漆拉。吉尔伽美什一直表示自己希望吸血鬼与人类和平相处,但仍在暗地里召集亚斯蓝各地的吸血鬼。漆拉自然是希望吉尔伽美什这么想的,但直觉告诉他吉尔伽美什并没有说真话……理智如此,情感却不允许他不信任吉尔伽美什。这时候的漆拉,其实是纠结的。

天时地利人和的H场合。这里并不会有H……因为我不会写。

时机成熟后大概就会开战了。

然而还没想好……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